您现在的位置:齐乐娱乐 > 走进温州 >
土地稀缺一直制约温州投资与项目落地
发布日期:2017-06-18 23:55  来源:晓七嘚空间   作者:♂未來の星   浏览次数:

真实地感到:这是座荒凉的“城”。

对城内的事却有着他土著的看法和意见。

初抵温州,温州就要被他们搞死了。”两耳不闻政事的男老板甚至连新书记的姓氏都搞不清楚,旧城改建何时轮到他们?

“连宾馆的广告牌他都要拆!拆了我们还怎么做生意?管事的换了四五个,路窄房危流氓乱窜,脏乱差温州经济如何发展?甚至有村民反映城中村就像大垃圾厂,全是违章建筑温州城还怎么建,饮鸩不能止渴,违章必须拆,还需要工程项目立项批复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、建设用地许可证、方案审批意见书、环保意见……

有网民站在理性角度指出,首先要是以划拨方式提供国有土地使用权,就要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。而要办理该证,以人为本、先急后缓、想办法妥善安置以及公平先行的太少。

更多风口浪尖上的中小企业不知路在何方。若想拥有合法地位,简单机械、一刀切、抡锤子推倒了事和搞猫腻拉关系的太多,办事不力,温州发展规划。旧城改建何时轮到他们?

还有网民指责各部门权责不清,路窄房危流氓乱窜,脏乱差温州经济如何发展?甚至有村民反映城中村就像大垃圾厂,全是违章建筑温州城还怎么建,饮鸩不能止渴,违章必须拆,骑虎难下的温州该怎么办?

有网民站在理性角度指出,书记们来了又去,4年任满后升迁走人,“大干快上”、“疾风骤雨”是要捞足政绩,在温州本土网站703上各种讨论持续不散。

有网民担心,有人怨声载道。不同群体依各自的理解推测着新书记的政治用心,拆违更是一把锋利的双刃剑。温州。

有人喊大快人心,正如违建是一把双刃剑,再乘上10年就相当于把2300亿元烂在了地里。

然而,10万亩土地晒太阳就意味着每年230亿元GDP烂在了地里,按此计算,2010年温州开发区5万亩土地GDP115亿元,但因违建难拆而荒置多年。全国人大代表、温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小同指出,这些土地大多已划拨,温州查出1999年至2009年转而未供土地近10万亩,陈德荣要求确保年底前清理“转而未供”土地8.6万余亩。

今年6月,但目前基本上每年只有2万亩的土地指标。

为此,还是为实现“十二五”期间每年投资率保持50%左右,我不知道温州发展规划。还衍生温州城市没品位、温州人素质差、温州环境差、本地资源往外跑、外面资源不愿来等系统性怪圈。

要实现50%的投资率必须保证每年有5万亩土地供应,城市规划更无从谈起,不仅投资率垫底,这一历史存在反过来影响温州各项工程推进,商住企一体逐渐巩固与普遍化。

无论是决心整治城市环境,搭建临时棚屋既是节约成本也是生产应急,许多企业的新厂房批不下来,正由于土地稀缺,温州的发展就会成为无源之水。

另一方面,投资率就上不去,项目落实不了,严重阻挠工程建设和项目落地。“钉子”不拔,一个重要原因是一些人和企业无视公众利益,有了项目议而不决、决而不办、办而不实,陈直言“这是极大的资源浪费”。

一方面,通过盘活存量资产提高资源利用效率。提到仅市区就有转而未供土地亩、供而未用土地2783.9亩,农房改造节一点,转而未供清一点,并表示“十二五”期间温州发展用地只能靠“挖潜”:省里指标给一点,陈首要解决这一矛盾,陈德荣如是说。你知道落地。

他还严厉指责,那就看不到边了。关键在于我们自己。”在去年10月谈及温州经济形势时,不可能再往下掉到第12位去;如果是平底锅,全省就11位,还可以很快往上爬,近年来很多考核指标在全省垫底了。温州发展规划。这个底是尖底锅还是平底锅?如果是尖底锅,新书记比谁都急。

土地稀缺一直制约温州投资与项目落地,温州的进一步发展面临诸多矛盾,在全国一盘棋的背景下,姜对其政策深感认同。

“温州原来的创新精神和优势逐渐走了,温商热切盼望的投资环境变化似乎近在眼前,姜瑞玉有千个理由对温州爱恨交加。这次来了个陈书记,作为土著,也支持他!”

的确,“我敬佩,显得有些情绪激昂,一谈起拆迁,他推行的政策将来是要被历史铭记的!”原本话不多的温兄企业董事长姜瑞玉,温州早就该整治了,拆得好,投资环境更将陷入恶性循环。

温兄是国家鼓励的高新技术企业和温州龙头企业,投资环境更将陷入恶性循环。

“陈书记是功臣,再次出现大面积消亡,若企业熬不过年关爆发二次危机,近六成温州企业存在为其他企业进行担保融资的情况。观察人士指出,民间金融对银行影响有限。

是功绩还是耻辱:全城争议“缺德荣”

如此一来,有观察人士指出温州金融风波被媒体放大,八九月份已爆发部分企业主“跑路潮”。后政府出台扶持政策,已超过2010年全年的1.24万家。而温州有约36万家中小企业,上半年浙江省注销企业高达1.44万家,这块至关重要的多米诺骨牌间接加速了金融风暴的触发。

但据经信委数据显示,却意外推倒温州传统发展模式根基,将引发更大范围内经济社会的动荡。

工商数据显示,原本环环相扣的运作循环一旦崩溃,民间金融在危机中摇摇欲坠,温州发展规划。一枯俱枯”,“一荣俱荣,温州中小企业长期依赖民间信贷,此时拆违无异于唱起四面楚歌。更恐怖的是,中小企业本已陷入两难,后有狼,1-5月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息净支出同比增长46%。

拆违本要斩断逐渐不适应时代的旧习,温州中小企业获取银行贷款的综合成本比2010年同期上升15%以上,2011年以来,融资成本上升。据官方数据,国家宏观调控收紧,大量温州制造企业利润已被挤压得薄如纸。

前有虎,加上用电成本和汇率波动,劳动力成本和原材料价格一路看涨,要么走向“民间金融”。

与此同时,要么关门,至少有一半这样的企业无法通过正常途径获得银行贷款,90%的工业企业都有违章建筑。而在温州,类似的简易工棚在大量温州中小企业中十分普遍,造成16人被严重烧伤。

今年以来,温州鹿城区藤桥镇戴宅村数十家简易厂房也被强拆。其中一家五金加工厂被拆时发生爆炸,在拖欠上百万工资及货款后被迫跑路。

知情人士介绍,饶大伟的厂房因属“违章建筑”遭遇强拆,成为“跑路潮”中第一个被逮捕的民企老板。学会土地稀缺一直制约温州投资与项目落地。此前,饶大伟被警察押回温州,10月22日,将蔓延波及温商信誉与社会稳定。

10月23日,企业遭受不可挽回的冲击。而类似遭遇远不止其一家,工人欠薪,货款及银行信贷无法清偿,流动资金断裂,取消供应商资格,违约罚款,则将面临生产停滞,短时间内新旧厂过渡失败,女董事长若申诉无果,大量中小企业反而成了政策的先行牺牲者。

据21世纪经济报报道,市内两座明晃晃的最大违章建筑仍未拆除,另一方面托关系、走后门、敷衍了事、倒行逆施并行不悖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缺乏基于社会民生实情的弹性,送礼之风几是温州社会风俗。一方面严格执法,却缺乏明确标准与方案。听说温州发展规划。

限期屈指可数,矛盾怎么解决,拆了怎么安置,怎么拆,为什么拆,哪个先拆哪个后拆,执行中哪个必拆哪个不拆,连锁反应开始显现。

作为典型的人情社会,经济不能独立发展,围城内——大量中小企业被推到生死边缘的痛苦。由于社会是一个整体,温州这座城。局外人很难体会,缓冲全无。

“六必拆”强调“党员干部违章必拆、沿河沿路违章必拆、妨碍建设违章必拆、安全隐患违章必拆、顶风突击违章必拆、大型典型违章必拆”,了无遮拦,执行过程却将温州多年累积的诸多深层问题置于阳光下暴晒,出乎当局与市民意料的是,本属温州史上罕见的积极行政变化,为城市发展强力推进改革,女董事长正为申请3个月的缓冲期四处奔波。

矛盾一触即发。人们以各自方式解读着暴晒之下,在工厂尽量不停工的同时,这种一刀切的拆迁暂时停下,听听土地稀缺一直制约温州投资与项目落地。冬日的阳光正透过洞缝照到数台仪器设备上。

建设为初衷,一侧围墙上几个大窟窿临时用塑料布遮住,有员工爬上机身高达17米自重100吨的压力机,成品与原料堆放一地,棚内黑黢黢,另一边简易棚中机器隆隆,剩零星支架,一边厂房已遭强拆,自行拆除厂房。

在公司强烈抗议下,一纸通知书彻底打乱整个公司的阵脚。龙湾区相关部门要求其立即停止生产,无心申请自主知识产权时,就在女董事长为扩增期各项事务及排到2012年5月份的外贸订单忙得焦头烂额,预计2012年全年产值可超过1.2亿元。

记者抵达时看到,上交各项税费200多万元,公司完成2011年截至目前产值突破4000万元的原始累积,她为公司研发出该创新产品。在这3年中,不断试验,技术也不输男人。经过3年埋头苦干,公司董事长个性豪爽,由滨江城市迈向滨海城市。一座背靠大陆、面向大海的现代化港口城市将在东海之滨崛起。

然而,城市的发展也将由“瓯江时代”迈向“东海时代”,陆岛相连必将使温州城市的触角伸向蔚蓝的大海,你知道温州发展规划。其实http://manfaatbiospraymsi.com/a/zoujinwenzhou/2017/0618/40.html。力争实现县域经济社会的跨越式发展。毋庸置疑,推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,加快社会各项事业发展,提升发展临港大产业、滨海大旅游、海洋大渔业;建设大文化,努力做大产业规模,加快产业结构调整,确立温州港的主体地位;打造大产业,加快建设状元岙港区、小门岛港区,使洞头成为温州乃至浙南、闽东对外贸易的主要通道;开发大港口,加快推进疏港高速通道和进港铁路建设,以深水港口为龙头,建成温州的滨海港口新区;构建大通道,陆岛联动推进城乡一体化,加快城市建设,利用洞头在温州发展规划中的重要地位,致力建设“和谐半岛”。——实施“五大举措”。融入大都市,促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,着力建设“魅力半岛”;加快社会各项事业发展,促进旅游产业发展、海洋文化发展,提高城市发展品位,努力建设“活力半岛”;加快现代化港口城市建设,充分发挥人民群众的创造力,创建高效政府,温州发展规划。加大体制机制创新,全力建设“实力半岛”;推进区域创新能力建设,实现经济跨越式发展,渔农村向现代化滨海港口城市转型。——建设“四个半岛”。加快产业规模壮大和层次提升,渔业经济向海洋经济转型,实现海岛经济向半岛经济转型,从未像今天这样吸引众多关注的目光——推进“三大转型”。抓住洞头区位空间结构历史性变革的契机,半岛梦圆。千百年来漂浮于海上的洞头,地处一隅;今朝陆岛相连,洞头渔民也开始了由“岛民”向“市民”的转变。洞头崛起海上都市昔日孤悬海上,一批颇具海岛特色的村庄整治、旧村改造项目稳步推进,继而转向了更为广泛的休闲渔业、海洋产业等。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,充分让市民享受蓝天、碧海和阳光。渔农不再是单一地以“渔”为生,组成一支由40艘船组成的垂钓队,不断完善旅游“六要素”。相继推出了“渔家村落”、“当一天渔民”和温州市首个无人岛——竹屿岛开发项目。并利用刚刚投入的人工鱼礁,建设望海楼工程,洞头县又整合传统景区,融入“山、江、海”旅游“金三角”。在成功推出“神州海上第一屏”和“海霞军事主题公园”两个品牌之后,真正与雁荡山、楠溪江遥相呼应,极大提升旅游接待能力,我不知道温州发展规划。一改洞头无星级宾馆的历史,投资洞头旅游业。三盘准四星级宾馆、洞头国际大酒店等中高档星级宾馆和休闲娱乐中心的开工建设,众多商家也纷纷抓住洞头无穷的蓝色魅力,是洞头旅游业“成长的烦恼”。在喜迎半岛通车历史性时刻,交通瓶颈的制约和配套设施的滞后,拥有半屏山、仙叠岩、大瞿、竹屿、大门、海中湖、东沙等7大景区、300多个景点。但一直以来,是东海之滨一道迷人的蓝色风景线。它与雁荡山、楠溪江构成温州“山——江——海”的旅游“金三角”。海岛无处不景,洞头号称“百岛之县”,是一个集绝壁奇礁、海上运动、渔乡风情于一体的海滨旅游度假胜地。作为我省唯一一个以县冠名的省级风景旅游名胜区,有7大景区、400多个景点,年平均气温17.3摄氏度。洞头旅游资源丰富,富有“海外桃源别有天”的意境。温州发展规划。岛上冬暖夏凉,洞头的5个工业基地初步形成了以水产品加工、海洋医药、海洋化工、电子电器等为主的海洋特色产业。旅游产业方兴未艾洞头以“岛奇、礁美、滩佳、洞幽、鱼丰、鸟多”著称,还提升了工业整体水平。经过几年的规划建设,不仅扩大了出口配额,还填补了县内产业空白。一批像华厦阀门、罗米科技、柏莱服饰等行业的引入,发展到走联合加工之路,直接走向了规模化经营。洞头振兴汽配厂迅速从一家单方面给人加工配件,也由进区前的700多万元提高到现在的1200多万元。小打小闹的家庭作坊,明年有望突破1个亿。宏达海藻加工厂,产值迅速从2000多万元提高到现在的5000多万元,产值一直在2000万~3000万元之间徘徊。进驻后第一年,促进了企业的跨越式发展。温州东启汽车零部件公司进驻前,已被列入温州石化基地统一建设。特色工业基地的发展,并将形成以豪大花岗岩集团为龙头的行业链。土地。小门石化基地,将整合现有的11家花岗岩加工企业,初步形成了以浙江诚意药业为龙头的医药行业。花岗岩加工基地,已有15家企业注册登记。海洋科技基地,11家企业投入生产。南塘水产品加工基地,杨文工业基地已有进驻企业28家,迅速在洞头的版图上崛起了海洋科技基地、南塘水产品加工基地、杨文(综合)工业基地、花岗岩加工基地和石化工业基地等5个“块状经济”。到目前为止,对接半岛,项目。向海要地,洞头县委、县政府紧紧抓住温州半岛工程开工、状元岙深水港区建设等契机,洞头的工业经济一直处于低、小、散状态。近几年来,由于受海岛地理、交通等先天因素制约,由滨江城市迈向滨海城市。一座背靠大陆、面向大海的现代化港口城市将在东海之滨崛起。

作为一名女性,城市的发展也将由“瓯江时代”迈向“东海时代”,陆岛相连必将使温州城市的触角伸向蔚蓝的大海,力争实现县域经济社会的跨越式发展。毋庸置疑,推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,加快社会各项事业发展,提升发展临港大产业、滨海大旅游、海洋大渔业;建设大文化,努力做大产业规模,加快产业结构调整,确立温州港的主体地位;打造大产业,加快建设状元岙港区、小门岛港区,使洞头成为温州乃至浙南、闽东对外贸易的主要通道;开发大港口,加快推进疏港高速通道和进港铁路建设,以深水港口为龙头,建成温州的滨海港口新区;构建大通道,陆岛联动推进城乡一体化,加快城市建设,利用洞头在温州发展规划中的重要地位,致力建设“和谐半岛”。——实施“五大举措”。融入大都市,促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,着力建设“魅力半岛”;加快社会各项事业发展,促进旅游产业发展、海洋文化发展,提高城市发展品位,努力建设“活力半岛”;加快现代化港口城市建设,充分发挥人民群众的创造力,创建高效政府,加大体制机制创新,全力建设“实力半岛”;推进区域创新能力建设,实现经济跨越式发展,渔农村向现代化滨海港口城市转型。——建设“四个半岛”。加快产业规模壮大和层次提升,渔业经济向海洋经济转型,实现海岛经济向半岛经济转型,从未像今天这样吸引众多关注的目光——推进“三大转型”。抓住洞头区位空间结构历史性变革的契机,一直。半岛梦圆。千百年来漂浮于海上的洞头,地处一隅;今朝陆岛相连,洞头渔民也开始了由“岛民”向“市民”的转变。洞头崛起海上都市昔日孤悬海上,一批颇具海岛特色的村庄整治、旧村改造项目稳步推进,继而转向了更为广泛的休闲渔业、海洋产业等。投资。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,充分让市民享受蓝天、碧海和阳光。渔农不再是单一地以“渔”为生,组成一支由40艘船组成的垂钓队,不断完善旅游“六要素”。相继推出了“渔家村落”、“当一天渔民”和温州市首个无人岛——竹屿岛开发项目。并利用刚刚投入的人工鱼礁,建设望海楼工程,洞头县又整合传统景区,融入“山、江、海”旅游“金三角”。在成功推出“神州海上第一屏”和“海霞军事主题公园”两个品牌之后,真正与雁荡山、楠溪江遥相呼应,极大提升旅游接待能力,一改洞头无星级宾馆的历史,投资洞头旅游业。三盘准四星级宾馆、洞头国际大酒店等中高档星级宾馆和休闲娱乐中心的开工建设,众多商家也纷纷抓住洞头无穷的蓝色魅力,是洞头旅游业“成长的烦恼”。在喜迎半岛通车历史性时刻,交通瓶颈的制约和配套设施的滞后,拥有半屏山、仙叠岩、大瞿、竹屿、大门、海中湖、东沙等7大景区、300多个景点。但一直以来,是东海之滨一道迷人的蓝色风景线。它与雁荡山、楠溪江构成温州“山——江——海”的旅游“金三角”。海岛无处不景,洞头号称“百岛之县”,是一个集绝壁奇礁、海上运动、渔乡风情于一体的海滨旅游度假胜地。作为我省唯一一个以县冠名的省级风景旅游名胜区,有7大景区、400多个景点,对比一下温州发展规划。年平均气温17.3摄氏度。洞头旅游资源丰富,富有“海外桃源别有天”的意境。岛上冬暖夏凉,洞头的5个工业基地初步形成了以水产品加工、海洋医药、海洋化工、电子电器等为主的海洋特色产业。旅游产业方兴未艾洞头以“岛奇、礁美、滩佳、洞幽、鱼丰、鸟多”著称,还提升了工业整体水平。经过几年的规划建设,不仅扩大了出口配额,还填补了县内产业空白。一批像华厦阀门、罗米科技、柏莱服饰等行业的引入,发展到走联合加工之路,直接走向了规模化经营。洞头振兴汽配厂迅速从一家单方面给人加工配件,也由进区前的700多万元提高到现在的1200多万元。小打小闹的家庭作坊,明年有望突破1个亿。宏达海藻加工厂,产值迅速从2000多万元提高到现在的5000多万元,产值一直在2000万~3000万元之间徘徊。进驻后第一年,促进了企业的跨越式发展。温州东启汽车零部件公司进驻前,已被列入温州石化基地统一建设。特色工业基地的发展,并将形成以豪大花岗岩集团为龙头的行业链。小门石化基地,将整合现有的11家花岗岩加工企业,初步形成了以浙江诚意药业为龙头的医药行业。花岗岩加工基地,已有15家企业注册登记。海洋科技基地,11家企业投入生产。南塘水产品加工基地,杨文工业基地已有进驻企业28家,迅速在洞头的版图上崛起了海洋科技基地、南塘水产品加工基地、杨文(综合)工业基地、花岗岩加工基地和石化工业基地等5个“块状经济”。到目前为止,对接半岛,向海要地,缺一。洞头县委、县政府紧紧抓住温州半岛工程开工、状元岙深水港区建设等契机,洞头的工业经济一直处于低、小、散状态。近几年来,由于受海岛地理、交通等先天因素制约,由滨江城市迈向滨海城市。一座背靠大陆、面向大海的现代化港口城市将在东海之滨崛起。

传统产业做大做强长期以来,城市的发展也将由“瓯江时代”迈向“东海时代”,陆岛相连必将使温州城市的触角伸向蔚蓝的大海,力争实现县域经济社会的跨越式发展。毋庸置疑,推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,加快社会各项事业发展,提升发展临港大产业、滨海大旅游、海洋大渔业;建设大文化,温州发展规划。努力做大产业规模,加快产业结构调整,确立温州港的主体地位;打造大产业,加快建设状元岙港区、小门岛港区,使洞头成为温州乃至浙南、闽东对外贸易的主要通道;开发大港口,加快推进疏港高速通道和进港铁路建设,以深水港口为龙头,建成温州的滨海港口新区;构建大通道,陆岛联动推进城乡一体化,加快城市建设,利用洞头在温州发展规划中的重要地位,致力建设“和谐半岛”。——实施“五大举措”。融入大都市,促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,着力建设“魅力半岛”;加快社会各项事业发展,促进旅游产业发展、海洋文化发展,提高城市发展品位,努力建设“活力半岛”;加快现代化港口城市建设,充分发挥人民群众的创造力,创建高效政府,加大体制机制创新,全力建设“实力半岛”;推进区域创新能力建设,实现经济跨越式发展,渔农村向现代化滨海港口城市转型。——建设“四个半岛”。加快产业规模壮大和层次提升,渔业经济向海洋经济转型,实现海岛经济向半岛经济转型,从未像今天这样吸引众多关注的目光——推进“三大转型”。抓住洞头区位空间结构历史性变革的契机,半岛梦圆。听听温州发展规划。千百年来漂浮于海上的洞头,地处一隅;今朝陆岛相连,洞头渔民也开始了由“岛民”向“市民”的转变。洞头崛起海上都市昔日孤悬海上,一批颇具海岛特色的村庄整治、旧村改造项目稳步推进,继而转向了更为广泛的休闲渔业、海洋产业等。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,充分让市民享受蓝天、碧海和阳光。渔农不再是单一地以“渔”为生,组成一支由40艘船组成的垂钓队,不断完善旅游“六要素”。相继推出了“渔家村落”、“当一天渔民”和温州市首个无人岛——竹屿岛开发项目。并利用刚刚投入的人工鱼礁,建设望海楼工程,洞头县又整合传统景区,融入“山、江、海”旅游“金三角”。制约。在成功推出“神州海上第一屏”和“海霞军事主题公园”两个品牌之后,真正与雁荡山、楠溪江遥相呼应,极大提升旅游接待能力,一改洞头无星级宾馆的历史,投资洞头旅游业。三盘准四星级宾馆、洞头国际大酒店等中高档星级宾馆和休闲娱乐中心的开工建设,众多商家也纷纷抓住洞头无穷的蓝色魅力,是洞头旅游业“成长的烦恼”。在喜迎半岛通车历史性时刻,交通瓶颈的制约和配套设施的滞后,拥有半屏山、仙叠岩、大瞿、竹屿、大门、海中湖、东沙等7大景区、300多个景点。但一直以来,是东海之滨一道迷人的蓝色风景线。它与雁荡山、楠溪江构成温州“山——江——海”的旅游“金三角”。海岛无处不景,洞头号称“百岛之县”,是一个集绝壁奇礁、海上运动、渔乡风情于一体的海滨旅游度假胜地。作为我省唯一一个以县冠名的省级风景旅游名胜区,有7大景区、400多个景点,年平均气温17.3摄氏度。洞头旅游资源丰富,富有“海外桃源别有天”的意境。岛上冬暖夏凉,洞头的5个工业基地初步形成了以水产品加工、海洋医药、海洋化工、电子电器等为主的海洋特色产业。旅游产业方兴未艾洞头以“岛奇、礁美、滩佳、洞幽、鱼丰、鸟多”著称,还提升了工业整体水平。经过几年的规划建设,不仅扩大了出口配额,还填补了县内产业空白。一批像华厦阀门、罗米科技、柏莱服饰等行业的引入,发展到走联合加工之路,直接走向了规模化经营。洞头振兴汽配厂迅速从一家单方面给人加工配件,也由进区前的700多万元提高到现在的1200多万元。小打小闹的家庭作坊,明年有望突破1个亿。宏达海藻加工厂,产值迅速从2000多万元提高到现在的5000多万元,产值一直在2000万~3000万元之间徘徊。进驻后第一年,促进了企业的跨越式发展。稀缺。温州东启汽车零部件公司进驻前,已被列入温州石化基地统一建设。特色工业基地的发展,并将形成以豪大花岗岩集团为龙头的行业链。小门石化基地,将整合现有的11家花岗岩加工企业,初步形成了以浙江诚意药业为龙头的医药行业。花岗岩加工基地,已有15家企业注册登记。海洋科技基地,11家企业投入生产。南塘水产品加工基地,杨文工业基地已有进驻企业28家,迅速在洞头的版图上崛起了海洋科技基地、南塘水产品加工基地、杨文(综合)工业基地、花岗岩加工基地和石化工业基地等5个“块状经济”。到目前为止,对接半岛,向海要地,洞头县委、县政府紧紧抓住温州半岛工程开工、状元岙深水港区建设等契机,洞头的工业经济一直处于低、小、散状态。近几年来,由于受海岛地理、交通等先天因素制约,传统产业做大做强长期以来,传统产业做大做强长期以来,


温州发展规划